雲錦面料圖案決定不同寓意
  提前揭秘現身巴黎的7種面料圖案
  □金陵晚報記者 鄭璐璐王婕妤
  究竟此次登上巴黎高定舞臺的雲錦禮服長啥樣,目前還沒有人能夠知道,但是記者已經提前拿到了7種雲錦面料的圖案。在採訪中記者瞭解到,不能小看這7種面料,除了織法都是“皇帝定織手法”之外,這些面料的圖案的含義也是各不相同,下麵分別是南京雲錦研究所工作人員給記者的解讀。
  藏青地小蓮花妝花羅
  本款面料採用了獨特的絞紗工藝,在輕如蟬翼的羅地上,用彩絨線、圓金線織出了小蓮花的圖案。蓮花紋是我國古代傳統的紋飾。該幅作品的小蓮花紋便取自於敦煌莫高窟的飛天壁畫,它象徵純潔,寓意吉祥。
  同時該面料也運用了代表著雲錦最高技藝的妝花羅工藝。該項工藝過去只運用皇帝龍袍的織造。但由於其超高的工藝難度也給織造帶來了巨大困難,目前該款面料的產量也相當有限。
  織錦萬字紋錦
  萬字紋是中國傳統文化中具有吉祥意義的幾何圖案。它利用多個萬字(卍)字聯合而成,是一種四方連續圖案。其中“卍”字,寓意吉祥,圖案的不斷重覆寓意連綿不斷,因此萬字紋有著吉祥連綿不斷、萬壽無疆等含意。該款面料在明清兩代多用於裝裱,例如目前故宮博物院館藏的清康熙皇帝御制印璽寶藪,其錶面就運用萬字紋錦進行裝裱。
  淺藍地雲紋緞/寶藍地雲紋緞
  《說文解字》中說道:“雲,山川氣也,從雨雲象迴轉形也。”《河圖帝通紀》中記錄:“雲者,天地之本也。”
  古時,雲與雨相關,決定了人類的收成與吉凶,因此,使得雲在人們的心中得到了升華和抽象,受到期盼和敬畏,成為人們心目中的吉祥物。此塊雲錦上的雲紋的形態生動形象;既有獨立的一朵,也有連成串、連成面的雲紋。不僅造型優美,變化多樣,而且寓意美好。都是吉祥如意、步步高升的象徵。
  雜寶纏枝蓮織金緞
  雜寶紋始見於元代,流行於明清。所取寶物形象較多,有雙角、銀錠、犀角、火珠、火焰、火輪、法螺、珊瑚、雙錢、祥雲、靈芝、方勝、艾葉、捲書、筆、馨、鼎、葫蘆等。因其常無定式,任意擇用,故而稱雜寶。
  纏枝紋又名“萬壽藤”,寓意吉慶。因其結構連綿不斷,故又具“生生不息”之意。是以一種藤蔓捲草經提煉變化而成,委婉多姿,富有動感,優美生動。該款面料將雜寶紋與纏枝蓮相結合,寓意吉祥,採用了純天然桑蠶絲、金線等貴重原料,凸顯了華貴典雅的氣質。
  金色花季妝花緞
  該款面料運用了獨特的唐代復古風格,採用太陽菊作為主要圖案,太陽菊的花語是純潔的美、熱情與活力。整幅面料通過金、銀、橙三種顏色的太陽菊來表現恬靜平淡的田園生活,也是一款突破了傳統的雲錦創新之作。
  □金陵晚報記者 鄭璐璐 王婕妤
  能夠進入四大時裝周,是每個時尚人士的夢想,而在時裝周上展示自己的設計、秀出自己的面料,則更是業內人士的奢望,更何況還是巴黎高級定製時裝周。昨天記者從南京雲錦研究所獲悉,1月27日,南京雲錦就將跟隨中國高級定製業的領軍人物勞倫斯·許進入2015春夏巴黎高級定製時裝周,向全世界展示雲錦的魅力。雲錦如何走上世界時尚舞臺?時裝周上將展示哪些雲錦服飾?昨天記者第一時間進行探秘。
  7種雲錦走上國際時尚最高舞臺
  1月27日,勞倫斯·許將在巴黎著名的威斯汀酒店,以30套融合敦煌藝術元素的高級定製禮服,向世界展示中國千年敦煌壯美、悠長、深邃、華麗的恢宏歷史畫捲,而中國古代絲綢之路重要地標敦煌的盛景,將重新煥發芳華於時尚之都巴黎。
  採訪中記者瞭解到,這30套禮服中將有7種雲錦的面料。“具體禮服的樣貌,我們暫時還不能透露,因為這些衣服都將在巴黎高定時裝周當天才能公佈。”南京雲錦研究所相關工作人員向記者介紹,去年7月由於提前發佈了3件來自雲錦面料的紅色禮服,雲錦研究所內的織手師傅們只能重新為時裝周再次趕織其他的圖案。
  “在時裝周亮相的中國禮服,有可能是傳統工藝的雲錦面料,也有可能是帶有雲錦元素圖案的創新面料。”這位工作人員透露。
  設計師參觀雲錦被傳統所折服
  為何選擇用敦煌作為此次高定主題,勞倫斯·許則介紹,是因為小時候父親給他講述的張大千在敦煌臨摹壁畫的故事之後,今年7月他重游敦煌而有感而發。而為何會選擇攜手雲錦,勞倫斯·許則透露這其實緣起10年前的邂逅。“早在2004年的時候,勞倫斯·許就來到雲錦研究所參觀過雲錦的織造過程,當時他就被雲錦面料的精益織造和雲錦的傳統文化所折服。”雲錦研究所工作人員告訴記者,就是這一次邂逅讓雙方合作了十年之久。
  “雲錦,是讓現代時尚藝術與千年古老文明相結合的進一步延伸與拓展,是時尚與浪漫,現代與歷史的最佳融合。”勞倫斯·許如此評價南京雲錦,坦言在時裝設計中最大的特點就是中西合璧,完全西化的立體裁剪,設計元素卻極其古典、東方,而這也都是雲錦能夠充分詮釋的。
  皇帝定織手法日產量只有5-6釐米
  在決定進軍2015年春夏巴黎高定時裝周時,勞倫斯·許就已經選定了雲錦。“去年4月份勞倫斯·許就來到南京雲錦研究所為新一季時裝作品挑選面料,親臨雲錦面料織造現場,並參與了雲錦織成料的紋樣設計和填色創意。本次的合作不僅是高級定製,而且面料也是高級定織。”工作人員介紹,此次雲錦面料第一次採用了皇帝定織手法,雲錦工藝師根據勞倫斯·許提供的作品素描圖進行紋樣設計、手工意匠、挑花結本,最後根據勞倫斯·許的禮服原大進行手工織造完成。
  而走上巴黎高定的雲錦,都是由有著近三十年織齡的老織手們完成的,“所謂‘皇帝定織手法’,就是面料完全按照萬曆皇帝龍袍的定織手法織造,雲錦用料考究,彩絲、金銀線和孔雀羽線,為其主要和具有特色的用材。面料顏色採用了暈色技術,純金勾邊,孔雀羽翠,凸顯的立體感。”這樣的雲錦從紋樣設計到上機織造再到最後整理,一共要經過120多道工序,因此有著‘寸錦寸金’之稱。工作人員向記者介紹,“由於其超高的工藝難度也給織造帶來了巨大困難,走進時裝周的每款面料日產量只有5-6釐米,每一件都堪稱是藝術珍品。勞倫斯·許只需按照裁剪線剪裁拼接就可以織成當代獨一無二、原汁原味的高級定織禮服。”
  範冰冰、周韻常穿著雲錦出席各大電影節
  南京雲錦在與勞倫斯·許十年的合作中,展示了眾多美的瞬間,此次登上巴黎高定舞臺並非是兩者第一次攜手定製禮服,其實早在2007年時,周韻就曾經穿著勞倫斯·許設計的雲錦參加威尼斯電影節。此後,範冰冰、張靜初、閆妮等明星的設計禮服中,都能看見雲錦的影子。
  不過讓人印象最深的還是雲錦與勞倫斯·許的首度攜手作品——周韻攜《太陽照常升起》出征威尼斯時身穿的那套綠色雲錦禮服。這一次的靈感,勞倫斯·許取自紅樓夢,當時的面料就花了14萬,“一米料子大概得一萬左右,整個做下來得要幾十萬塊錢。”
  王婕妤
  勞倫斯·許作品被英國博物館永久收藏
  勞倫斯·許,畢業於中央工藝美院服裝設計系,後留學巴黎,是法國知名服裝設計師、藝術家弗蘭西斯·德洛克郎弗蘭西斯·德洛克郎的得意門生。出生於建築師家庭的勞倫斯從小就對中國傳統文化有著深厚的興趣,受到了良好的培養和熏陶。他從懂事起就對美有著固執的追求,還喜歡自己動手,曾經因為偷偷改製父親的襯衣到面目全非而慘遭家長體罰。
  他是不喜歡按常理出牌的人,最大的特點就是中西合璧,完全西化的立體裁剪,設計元素卻極其古典、東方,中國傳統文化的底蘊,西方自由文化的精神和氣質,築成了這樣一個絢麗神話的締造者。2012年,他的作品龍袍被英國維多利亞阿伯特博物館永久收藏,在當時引起了廣泛關註。王婕妤
  該款面料中鯉魚戲水的圖案是繁榮與收穫的象徵,人們用“鯉魚跳龍門”寓意事業有成和夢想成真,而金寶地又是雲錦妝花技術中代表的品種,其特點是運用不同光澤的金線,以圓金線織成金地,在金地上織出五彩繽紛的花紋,並用扁金線織制大片錦紋,襯托其間。產品金彩輝映,燦爛奪目,是雲錦中最具特色的傳統產品。
  黃地鯉魚戲水金寶地妝花緞  (原標題:萬曆皇帝龍袍變身現代時尚華服)
創作者介紹

video

jc30jcjmb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